神话娱乐

央视新闻客户端 一家三代从医 见证新中国医疗事业的70年

2019-09-12 1515

七十年 我们的家丨从听“唱片”到操控“机器人”

 一家三代从医 见证新中国医疗事业的70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90912 09:35



在浙江杭州,有这样一个七口之家,三代从医,有五个人是医生。从新中国的第一代医生,到服务乡村的赤脚医生,再到操控机器人做手术的第三代医生,这家人经历和见证了新中国医疗事业发展波澜壮阔的七十年。

古老唱片见证第一代中国医生的奋斗

这是一个三代从医的大家庭,在这个家庭里有一个传家宝,这些古老的唱片,见证了第一代中国医生的奋斗。1950年,秦文清和妻子马翼政先后从医学院毕业,成为了新中国的医生。那时的中国百废待兴,各行各业都迸发出极大的工作热情。秦文清一家人每次吃饭的时候,都要听听唱片里放出的心脏诊疗片的声音,来学习研究。

https://p1.img.cctvpic.com/cportal/img/2019/9/12/1568248720744_918_323x225.png

退休医生秦修裴说:我妈就会说,你要多听一听,碰到什么病人可疑,听听看,临床听到的声音和留声机里唱片的声音,教科书的声音是不是一样。

https://p1.img.cctvpic.com/cportal/img/2019/9/12/1568250763896_281_451x354.jpg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的卫生医疗事业刚刚起步,医院少、药品缺,女儿秦修裴记得,只要病人招呼,秦修裴的妈妈都是随叫随到。

退休医生 秦修裴:这个血压计和听诊器,我妈妈是家里都备着的,一直备着病人来一叫,她就是这两样东西,一夹就去了,赶着过去了。

https://p1.img.cctvpic.com/cportal/img/2019/9/12/1568248751644_233_407x218.png

五十年代末,秦修裴的父亲秦文清到农村无偿给村民看病,直到六十年代父亲回到杭州,村民们还是赶一天的路来找他看病,当时,全国平均每千人医院床位数不到1张。没有条件住院的村民就经常被秦文清带回家中。

赤脚医生成农民基本医疗保障的坚实屏障

因为从小看着父母帮助乡亲们看病,1970年,秦修裴主动到萧山做了三年的赤脚医生。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85%的生产大队都实行了合作医疗,全国赤脚医生的数量也超过了130万人,他们农忙时务农,农闲时行医。赤脚医生也成了当时农民基本医疗保障的坚实屏障。

退休医生 秦修裴:我在基层,我给自己定的要求就是小病不出门,大病及时送,这也是我妈对我的要求。

上世纪八十年代,CT还未引进中国,B超才刚刚起步,X线仍然是当时诊断的主流。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大量的先进设备和医疗技术被引进中国。1989年,秦修裴的丈夫陈水泉作为浙江省第一批出国学习的影像科医生,被派往国外学习CT诊断技术。

秦修裴的丈夫,陈水泉在谈到第一次学习CT时说道:知道(CT)。没见过,但是在国外的话,那它已经很普遍了,所以我们去学习CT的时候,我们就觉得很兴奋。

https://p1.img.cctvpic.com/cportal/img/2019/9/12/1568249166127_511_467x334.png

这批出国学习的医生,回国后率先将CT诊断引入浙江。2003年,陈水泉所在的浙大一院新门诊大楼竣工,床位数扩充到了3300多张。医疗条件在逐年改变,不变的是这家人的医者仁心。90年代末,一位病人由于治疗时间长、花费大,陈水泉干脆让父女俩住进了自己的家。这位病人和肝癌斗争了两年,临终前将女儿杨美娇托付给了陈水泉夫妇。

患者女儿 杨美娇:后来我父亲把我托付给叔叔,希望我以后也学医。他们把我当女儿一样看,对我真的挺好的。

https://p1.img.cctvpic.com/cportal/img/2019/9/12/1568249199254_160_294x207.png

第三代医生:操控机器人做手术

为了完成一个患者的临终托付,陈水泉夫妻俩十几年来,帮助杨美娇读书、就业、成家。从陌生人到医患关系再到亲人,父母做的这一切深深地影响着儿子陈艺成。

秦修裴的儿子、浙江大学附属神话娱乐泌尿外科医生陈艺成在谈到父母对患者的态度时说:他们也是这样教育我的,在工作当中一定要对病人好,这句话我一直牢记在心。

https://p1.img.cctvpic.com/cportal/img/2019/9/12/1568249217600_833_389x294.png

与上两代人相比,陈艺成是幸运的,本科、硕士、博士顺利毕业。工作以后,出国交流,培训学习更是常态。如今,41岁的陈艺成已经成长为泌尿科的业务骨干。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经历了5个小时,陈艺成操作机器人,把病人的肿瘤成功取出。作为母亲,当看到儿子用机器人做手术的画面时,秦修裴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https://p1.img.cctvpic.com/cportal/img/2019/9/12/1568251156879_857_525x346.jpg

退休医生 秦修裴:如果我爸爸妈妈在的话,看看祖国的医学这么发达,和国外都接轨了,真是高兴,现在他们在九泉之下也很欣慰了。

如今,一张世界规模最大,覆盖率高达98%、惠及超过13亿人的基本医疗保障网已全面建立。截至2018年,全国医院数量由新中国成立初期的2600所发展到了33009所。不仅如此,医院管理和医疗技术等方面都有了显著的进步和发展。

秦修裴的儿子陈艺成说:从我外公外婆到我爸爸妈妈再到我,我们家当医生已经当了七十多年了。我也非常庆幸生在这个时代,因为我们的国家强大了,因为只有国力强盛了医学才会得到发展,医学发展了我们才有武器去治愈患者,患者治愈了大家幸福感才强,全民健康大家才能全民幸福嘛。

https://p1.img.cctvpic.com/cportal/img/2019/9/12/1568251369450_687_489x301.jpg

今年注定是不平常的一年,陈艺成的女儿今年考上了当地的重点高中,并决定要从理学医,这将是这个家庭第四代医生。时代在变,医学技术在变,这个医学世家不曾改变的是以心为灯,守护生命的初心。(央视记者 项飞 晓棠 焦畅 小龙 浙江台)

 

 

 


上一篇

previous

下一篇

Next article